首页 社会正文

纳粹反犹宣传与今日阿拉伯天下的极端思潮

admin 社会 2020-07-23 32 0

1945年5月,纳粹德国签署无条件投降书,宣告了德国法西斯政权的覆灭,依据雅尔塔集会的决议,德国由美国、英国、法国、苏联四国分区驻兵占领。冷战时代,冰凉的柏林墙隔绝了德国人民,虽然在美苏管制下的联邦德国与民主德国根据各自的意识形态走上了截然不同的生长门路,但两国都竭尽全力地铲除残余的法西斯势力。二战后,激进的反犹主义和法西斯头脑在欧洲政治领域中销声匿迹,但在阿拉伯天下却随着以色列开国与历次中东战争的发作,大有愈演愈烈之势。现代恐怖主义威胁下,纳粹德国怂恿阿拉伯人敌视犹太人的暴力宣传引起普遍关注。在《纳粹对阿拉伯天下的宣传》(Nazi Propaganda for the Arab World)一书中,杰弗里?赫夫(Jeffrey Herf)回首了战时纳粹德国的宣传政策,行使鲜为人知的档案资料“轴心国阿拉伯语广播”(Axis Broadcast in Arabic),解读现代阿拉伯天下热战态势以及现代极端主义头脑背后的历史渊源。

Jeffrey Herf: Nazi Propaganda for the Arab World,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9

“反犹主义”界说与突破民族界线

两次天下大战中,宣传都作为现代战争的一种武器得以普遍运用。到二战时,为赢得对友邦的战争,对外宣传的主要性愈加凸显,而纳粹德国在希特勒、戈培尔等人的决议下,尤其注重种族主义法西斯意识形态的对外输出,其偏执狂般的政治指控从德占区席卷到北非和中东区域。1933到1939年间,在对阿拉伯天下的宣传准备阶段,纳粹德国首先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在于:若何界说“反犹主义”。在这一点上,为防止误伤“友军”,纳粹政权明确指出,其政策是反犹太人,而不是否决生活在中东区域非犹太人的“闪米特人”,这与其在海内的宣传手段如出一辙,用语言界说犹太人群体特征,伶仃犹太人并逐渐使其沦为社会边缘人,以赢得北非、中东区域民众的支持。

二战发作后,欧洲事态的更改对阿拉伯区域发生深刻影响。纳粹从亡命柏林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者口中得知,阿拉伯人始终对犹太移民进入巴勒斯坦抱有强烈的敌意,这使得纳粹政权以为能够在阿拉伯天下找到反犹主义的“灵魂朋友”和自然盟友,基于双方配合的政治利益与意识形态,纳粹德国最先以反犹太人和反犹太复国主义为工具,对北非、中东区域睁开凶猛的宣传攻势。柏林行使电台作为宣传的主要渠道,从1939年秋到1945年3月始终日夜不停地用阿拉伯语和自由阿拉伯主义之声(VFA)向北非和中东区域输出纳粹的意识形态,通过数千小时的广播电台节目不停加深阿拉伯天下对犹太人的愤恨,强化阿拉伯通俗民众及穆斯林对于犹太人的“种族愤恨”与“宗教对立”,激励他们对犹太人的暴力行为。

纳粹政权挖掘了纳粹德国与阿拉伯天下能引起共鸣的政治文化背景,即反犹主义。其行使阿拉伯人对犹太复国主义的恐惧,广播宣传犹太人计划确立一个从尼罗河延伸到幼发拉底河的犹太王国。其高明之处在于,纳粹并没有行使《我的奋斗》或《锡安长老会纪要》中带有显著雅利安种族优越论色彩的话语;相反,他们普遍使用《古兰经》并以“宗教谈话”的形式举行宣传,不停强调伊斯兰教与“人民配合体”(Volksgemeinschaft)的一致性,以获取虔敬穆斯林的支持。在这个过程中,纳粹突破了民族主义的界线以及雅利安人优等民族的教条,并试图把希特勒描绘成一个杀死犹太人的穆斯林救世主。

赫夫在文中大量引用“轴心国阿拉伯语广播”(Axis Broadcast in Arabic)的宣传内容,这是由美国驻开罗外交官亚历山大?C?科克(Alexander C. Kirk)缮写并翻译的纳粹电台宣传录音,它以文本形式完整还原了纳粹在阿拉伯天下怂恿对犹太人和盟军暴力行为的露骨言论,例如:1940年12月3日,纳粹广播以伊斯兰教布道中的念词“Oh Mohammedaner”(Oh Muslims)最先,通篇重复借以引发穆斯林的宗教热情,呼吁他们为自由和自力而战;其宣传加深了与世俗层面的阿拉伯民众和宗教层面的穆斯林之间的联系,并通过短波无线电宣传助长阿拉伯人对犹太人的暴力行为,他们在阿拉伯民族主义者中培养亲德国的情绪,杀青将大屠杀扩大到中东和北非的70万犹太人身上的目的。

在云云壮大的敌对宣传下,70万生活在中东和北非的犹太人,其运气取决于盟军和北非轴心国之间军事斗争的成败。

轴心国与阿拉伯亡命者的短暂同盟

大国间攫取中东区域利益的对立加剧了犹太复国主义与阿拉伯人的民族对立与宗教冲突。1917年11月2日,英国《贝尔福宣言》果然揭晓,成为支持犹太人复国的政策性文件,一度开启了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的热潮。20世纪30年代,英国人答应为犹太人确立家园的宣言,引起阿拉伯人日益强烈的反映,这为意大利法西斯政权的宣传提供了契机。1934年,意大利的巴里广播站率先提议阿拉伯语广播攻势。此外,纳粹德国与伊斯兰教首脑也逐步确立起亲密的政治同盟关系,。赫夫指出,阿拉伯语宣传是一种配合的起劲,通过翻译伊斯兰教文学与诗歌,使得德国本土的东方学者掌握了一定的阿拉伯文化,但缺乏以阿拉伯语为母语的人,他们并不领会中东区域的政治细节,而阿明?阿尔?侯赛尼(Haj Amin el-Husseini)就是纳粹德国寻找与阿拉伯民族主义者和伊斯兰激进分子之间配合意识形态联系的关键人物。侯赛尼于1921年被英国政府委任为大穆夫提,1933年,侯赛尼在演说中果然支持纳粹政权,他指出:“巴勒斯坦穆斯林支持纳粹德国新政权的确立,希望法西斯主义头脑能普遍传播。”1941年他和拉希德?阿里?基拉尼(Rashid Ali Kilani)参加了支持轴心国的政变,之后为逃避英政府追捕逃往了柏林,在这里,他与希特勒、希姆莱、戈培尔、冯?里宾特洛甫等高级外交官和军事官员举行会晤。希特勒答应辅助侯赛尼实现巴勒斯坦复国目的,双方在反犹主义上杀青一致。同年10月,希特勒正式任命卖力对外宣传的官员,自此轴心国与阿拉伯民族主义者间确立起短暂的同盟。

阿明?阿尔?侯赛尼

在整本书中,赫夫还坚称,纳粹的宣传与当今激进巴勒斯坦民族主义者之间存在着密切联系,其宣传鼓动了伊斯兰主义者,好比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创始人哈桑?班纳,伊斯兰教极端分子赛义德?库特布。可以说,纳粹和一些亲纳粹的阿拉伯民族主义亡命者之间的短暂同盟,为战后穆斯林反犹太主义和反犹太复国主义激化埋下隐患。

夜以继日的宣传角逐

战时的轴心国与盟军都意识到了中东区域的主要战略地位,控制中东不仅意味着可以获得石油,还可以通过苏伊士运河在欧洲和太平洋战场之间举行中转。因此,英法与轴心国在这一区域最先新一轮的角逐。纳粹依据与盟军战争事态的转变,适时调整在北非、中东区域的宣传。连系伊斯兰教的宗教传统与北非、中东区域的政治现实,纳粹政权把自己形貌成一个以英国为目的的阿拉伯反帝国主义的支持者,而且与阿拉伯民众和穆斯林有着配合的愤恨目的。这一时期,纳粹德国在阿拉伯天下的宣传内容可归纳综合为:呼吁阿拉伯人否决英国帝国主义的榨取,否决犹太复国主义的阴谋,答应战后德国无条件支持该区域的自由。其焦点意识形态与阿拉伯天下不约而同,即激进的反犹主义,纳粹广播宣传中提出了勇敢直白的宣传口号“在犹太人着手前先干掉他们”(Kill Jews before they kill you)。

考虑到北非、中东区域的高文盲率,纳粹外交部精心设计了阿拉伯语的语音广播电台节目。1939年4月25日,在柏林以南的泽森镇,纳粹政权使用功能壮大的短波发射机以阿拉伯语播放音乐新闻与时事评论。1940年头,泽森电台天天播出两次阿拉伯语广播。到1940年夏日,他们天天播送三次广播节目,总共95分钟。到了1939年10月,泽森电台每周播放15个小时,天天113个广播节目。到1940年1月,每周的空中广播小时数增加到22小时,1940年炎天增加到31个小时,到了1943年增加到53小时。每周不停歇的短波无线电节目,都在怂恿着阿拉伯人民的复仇情绪与暴力行为。固然,纳粹的宣传的成败依赖于盟军与轴心国在北非战场上的军事流动的胜负。

1941年5月23日,阿道夫?希特勒向军事领导人发出中东政策第30号下令,果然宣布“阿拉伯自由运动”是我们匹敌英国的自然盟友,并提出由德国空军提供援助,向轴心国运送武器,并将中东的宣传义务交给德国外交部。在希特勒公布第32号下令中,他宣称将补给德国非洲军团一支装甲军队和灵活军队,并呼吁行使“阿拉伯自由运动”来削弱英国在中东的势力,实现军事流动和政治宣传措施的密切配合。

然而,同盟与轴心在非洲、中东的军事匹敌效果,使得纳粹在此地的战时宣传攻势未能杀青。在亲德反犹宣传中受到怂恿而确立的政权,被友邦的武装过问逐一破坏。1941年伊拉克确立起亲德政权,英印军队立刻攻入伊拉克,占领巴格达推翻该政府。同年英国苏联两面夹击伊朗亲德的礼萨汗政权,迫使其交权于其子巴列维。1942年蒙哥马利指挥的盟军在阿拉曼战争中获得转折性大捷,阿拉伯亡命者翘首以待的“非洲军团”再也无力分兵中东。11月盟军在北非上岸,1943年3月无力守住突尼斯又无船只可供退却的25万德意军队所有投降,赫赫有名的德意非洲军团灰飞烟灭。军事斗争的失败使得纳粹宣传的影响被暂时压制,但其潜在作用并未就此获得整理。

在二战中东博弈的棋局中,纳粹将其海内宣传手段如法炮制运用到中东区域,实现欧洲激进反犹主义与伊斯兰教意识形态的融合,其在阿拉伯天下的宣传具有双重效果,既一度削弱了盟军在该区域的影响力,促使阿拉伯天下生长为潜在的自然盟友,提议不利于友邦的政变流动;又是德国反犹政策在中东的延续,试图通过亲德政权和武装将“最终解决方案”扩大到居住在中东的70万犹太人。二战时代纳粹与阿拉伯亡命者在配合政治利益和反犹意识形态上形成互助,这与和现代激进伊斯兰政治的生长具有直接联系。通过空投数以万计的宣传册与广播节目的怂恿,和不远处友邦的武装过问、双方在北非交火的轮流轰炸,点燃了阿拉伯天下民众潜在的反犹太复国主义怒火,并在战后的反以色列和反西方运动中以军事热战、恐怖主义的形式再度发作。可见,纳粹的宣传在某种意义上是得逞了的,近些年来中东区域战乱频发,其背后固然有庞大的宗教信仰、民族矛盾等深刻地历史泉源。但不可否认的是,赫夫行使轴心国广播宣传内容的剖析,为研究现代中东区域事态的演变提供了一个新的诠释视角。

,

欧博亚洲APP下载

欢迎进入欧博亚洲APP下载(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dafa888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